直播免费看-中文欧美亚洲欧日韩范冰冰 欧美日韩 亚洲青色

    1. <form id=WEaunPcQm><nobr id=WEaunPcQm></nobr></form>
      <address id=WEaunPcQm><nobr id=WEaunPcQm><nobr id=WEaunPcQm></nobr></nobr></address>

      專題數據庫
        • 武汉地方文獻数据库...
      欄目導航

      張之洞與武漢(二)

      录入时间: 2021-02-10      浏览:52

      何仁勇

      練新軍

      張之洞擔任湖廣總督期間,曾經短暫離開武昌,到江甯(今江蘇省南京市)署理兩江總督兼南洋通商大臣。適逢中日甲午戰爭爆發,張之洞爲了適應形勢需要,訓練了一支參照德國陸軍編制的新式軍隊——自強軍。

      1896年2月,張之洞回任湖廣總督時,奏報朝廷,以“湖北居長江上遊,會匪出沒,武備尤關緊要,第鄂省財用支绌,無力招延洋弁”爲由,帶走了自強軍中的江南護軍前營500人。張之洞隨即以這500人爲班底,擴充爲前後兩營,分別以山西人張彪爲前營管帶官,四川人嶽嗣儀爲後營管帶官,以德國軍官貝倫斯多爾夫爲總教習,編成湖北護軍。湖北護軍共有1000余人,戰馬100多匹,是張之稄臇練湖北新軍的基礎力量。

      1901年,清廷实施所谓“新政”,下令在全国各省训練新軍。湖广地区主要是自给自足的农业经济,财力难以与东南沿海相比。张之洞拿不出更多钱来训練新軍,只能采取“裁营加饷”的办法,将绿营和勇营等旧式军队予以裁撤,将节省下来的饷银用来训練新軍。同时,将原有的武恺军、武防军、武建军等旧式军队改编为湖北常备军左、右两翼,由张彪、黎元洪任统领,采用西方军事制度进行训练。


                          湖北新军操练

      爲了提高軍隊的戰鬥力,張之洞除了聘任德國和日本軍官爲教習外,還先後籌辦了武備學堂、將弁學堂、陸軍測繪學堂、武高等學堂、武普通中學、陸軍第三中學、陸軍小學堂等專業軍事學校和訓練班。張之洞規定,沒有在軍事學校學習過的士兵,不得擔任軍官。這項規定,激勵許多士兵到軍事學校裏去學習。幾年下來,有近5000名官兵參加過軍事學校的學習。

      1898年開始,張之洞不斷將湖北新軍裏的優秀軍官派到日本去,學習和考察日本武備。張彪、黎元洪是湖北新軍的兩大統領,他們都多次去日本學習和考察。

      1907年張之洞離任湖廣總督,進京擔任軍機大臣時,湖北新軍練成了1鎮和1混成協,即陸軍第8鎮(相當于師)和暫編第21混成協(相當于旅),共有官兵1.6萬余人,是全國僅次于北洋新軍的常備武裝力量。

      張之洞訓練湖北新軍時,在官兵中灌輸“忠愛”“廉恥”思想。可是,時代已經變了,官兵掌握了更多知識後,視野變得開闊起來,不再局限于對一家一姓的“忠愛”,變成了對國家民族的“忠愛”。有了這樣的“土壤”,很快,革命黨人就在湖北新軍中秘密開展宣傳與組織活動。

      1911年武昌起義前夕,革命黨人發起的“文學會”和“共進社”,已在湖北新軍中發展了2000多名成員,受到革命思想影響的則有4000多人。19111010日晚,湖北新軍工程第八營的革命黨人打響了武昌起義的第一槍。張之洞含辛茹苦訓練的湖北新軍,變成了大清王朝的掘墓人。這算是“種瓜得豆”吧?

      修鐵路

      張之洞給武漢帶來了一條鐵路幹線——盧漢鐵路。“火車一響,黃金萬兩。”衆所周知,鐵路建設對于現代社會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但在清朝晚期,能夠有這種見識的人並不多。張之洞是其中一位。

      1889年,張之洞剛剛抵達武漢任職湖廣總督時,就向清廷打了一份報告,請求每年撥款200万两银子修建盧漢鐵路(后改名为京汉铁路)。盧漢鐵路從北京卢沟桥到湖北汉口,是今天京广铁路的重要组成部分。众所周知,清朝末年,国家财政“一穷二白”,根本就拿不出更多的钱来修建铁路。民间资本趋利避害,不愿意、不敢借钱给清廷,普遍持观望态度。张之洞只好把目光投向洋人,從比利时借款450萬英鎊(年息5厘,9折付款,期限30年),啓動了盧漢鐵路的建設。

      1898年底,盧漢鐵路從南北两端同时开工。190641日,全線正式通車。這是中國第一條南北交通大動脈,全長1214公裏。時人評論:“此路跨越三省,三千五百余裏,曆時七八載,事非經見,工非素習,卒能一氣貫通,暢行無阻,誠爲開物成務,致富強之絕大基礎。”


                        盧漢鐵路

      盧漢鐵路的建成,改变了武汉在近代中国经济布局中的格局,让武汉迈入了火车、轮船客运齐发的水陆联运时期。從武汉出发,北可进京城、东可至江浙,西可达川渝。武汉真正成为了“九省通衢”之地。

      不僅如此,張之洞還參與督辦了另一條幹線鐵路——粵漢鐵路。此前,清廷由于無錢修路,被迫與美國合興公司簽訂了“粵漢鐵路借款築路合同”,定借路款400萬英鎊(後增加到4000萬美元),粵漢路權被美國控制。1905年,张之洞奉旨督办粤汉铁路时,明确支持從美国手里收回粤汉铁路的路权,交由湖北、湖南、广东三省绅商自办,“各筹各款,各修各路”。在张之洞的参与下,粤汉铁路路权被收回来了。

      除了鐵路,張之洞還在武漢大力發展水路交通運輸。英國、法國、德國、日本等國的輪船公司雲集于漢口,開辟了多條長江航線,甚至還開通了直達德國漢堡、荷蘭鹿特丹、埃及塞得港、法國馬賽、比利時安特衛普、意大利熱諾瓦、日本神戶等地的國際航線。漢口俨然成爲通江達海的國際港口。

      工業企業的集聚、交通條件的改善,使得武漢的人口急劇增加。1920516日《日日新聞》報道,當時漢口人口爲40萬人,漢陽8萬人,武昌31萬人,武漢三鎮總人口達到了79萬人,是全國僅次于上海的大都市。

      人口的聚集, 催生了近代商业、服务业、金融业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为此,张之洞进行了大量城市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如湖北图书馆、湖北舆图总局、江楚编译局等文化教育设施,成为武汉城市早期现代化的重要标志。一个近代城市呼之欲出。日本驻汉总领事水野幸吉和美国作者魏尔·瓦尔特,不约而同地将汉口誉为“东方芝加哥”。有意思的是,芝加哥也是美国的第二大城市。

      (原載《同舟共進》2020年第12期)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