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免费看-中文欧美亚洲欧日韩范冰冰 欧美日韩 亚洲青色

    1. <form id=WEaunPcQm><nobr id=WEaunPcQm></nobr></form>
      <address id=WEaunPcQm><nobr id=WEaunPcQm><nobr id=WEaunPcQm></nobr></nobr></address>

      專題數據庫
        • 武汉地方文獻数据库...
      欄目導航

      戲說漢話(一)

      录入时间: 2021-01-18      浏览:115

      湯禮春

      不服啄

      易中天教授解释武汉方言“不服啄”时,说是楚人不服周朝,所以流传下来一句方言 “不服周”。其实武汉的这一句方言不是“不服周”,而是“不服啄”,这个方言的来历也不长,就在20世紀50年代。那個時候,武漢人流行踢“鍵多”,做“鍵多”自然需要公雞的羽毛。有一天,一個年輕伢看見隔壁的太婆買回來一只公雞,就趁太婆不在家時跑去偷偷在公雞身上拔雞毛,誰曉得那公雞的性子也犟,不允許年輕伢在它身上拔雞毛,年輕伢去拔毛時,它就鉚些往他身上啄,只啄得那個年輕伢疼得直昂,抱倒個腦殼就跑,那公雞還不解恨,還一路追來,嚇得那個年輕伢一邊跑一邊叫:“我服了你的啄!我服了你的啄!我再也不敢拔你的毛了!”

      街坊鄰居們聽了,都笑開了,從此,這“服啄”和“不服啄”就流傳開了。

      運味

      民国某年的一天,汉口一个姓黄的黄包车车夫帮人家运一车雪花膏到集家嘴去,走到半道上时,路边一家饭馆里冒出一股红烧肉的味,香得他不知不觉地停下了脚步,他自解自劝地说:“我也拉了半天了,也该歇歇脚了。”他人歇在那里,眼睛直朝饭馆里瞄去,鼻孔也尽量地放大,尽情地闻那红烧肉的香味。正闻得带劲,正巧一个熟人过来了,见了他就打招呼道:“喂,你今天不拉人,运的么事唦?”他还没有从香味那里回过神来,蓦听一个熟人问他,就不知不觉地冒出一句:“運味。”

      “運味?”那个熟人听得木眨了的,上前把黄包车上的东西看了看,问:“你这运的什么味?”

      車夫這才回過神來,爲了掩蓋自己的饞相,就編白話說:“我這是幫人運的雪花膏,是香味。”

      熟人道:“哦!原來運的是這個味!你家還蠻幽默的唦!”

      旁边一个修鞋的皮匠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后来,他把这事当笑话讲给别人听,这一来,“運味”这个话就传开了。

      好賊

      20世紀40年代,漢口花樓街路口開了一家“美的”西餐店,裏面有個姓郝的小夥計,心靈手巧,老板蠻喜歡他。可是有一天,老板從門縫中居然發現他趁人不注意,偷了一塊蛋糕揣在懷裏,蛋糕偷到手後,小夥計急急忙忙往外走,老板悄悄地跟上了他,看他藏到麽地方去偷吃。

                 汉口中山大道吉庆街上的武汉“方言墙”

      誰曉得這小夥計跑過街後,來到一個要飯的瞎子前,把蛋糕拿出來塞到他手上說:“爹爹,你快吃!”

      老板快步搶上前,假裝生氣地對小夥計昂道:“好哇!看你樣子蠻清爽,原來也做賊呀!偷我的蛋糕來做人情!”

      小伙计一看老板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搞得蛮尴尬。不过,他只木眨了一会儿,马上就反应过来,说:“老板,我今天是当了贼,但是个好賊,我这是为你行善积德啊!你看这要饭的,好可怜!我本来想跟他买点吃的,可我又是个学徒,到哪里变钱唦!”

      老板听了,脸上顿时多云转晴,笑道:“好一个好賊,你嘴巴还蛮巧的咧!好了,今天这事我也不追究你了,以后要当好賊,不要偷偷摸摸地当,要大大方方地当!”

      自此以后,老板常跟小伙计开玩笑调侃他为“好賊”,有时小伙计做了能干的事,老板也当着别人的面称赞他道:“他这个好賊呀!聪明能干得很!”

      由此,“賊”也就成了武漢話中聰明能幹會做事的意思。

      掉底子

      20世紀60年代夏天的一個晚上,那真是熱得要不得,可有一個叫毛弟的青年伢那心裏更熱,因爲那天他要和熟人介紹的女朋友第一次見面,地點就定在江漢關附近的江堤上。那個時候的漢口江堤綠草萋萋,是乘涼和談戀愛的好地方。

      毛弟穿過上海路路口來到了沿江大道,隔著大道,他已經看見了堤上那個熟人和一個女伢等在那裏,他興奮得不顧一切地就沖了過去,沖到馬路當中,他跑不動了,他一個年輕伢爲麽事才跑幾步就跑不動了?其實,不是他冇得勁,是因爲那個時候沿江大道的瀝青路被太陽一曬,就稀稠得要命,一下子就把毛弟的鞋子給牢牢地粘住了。

      那天,毛弟爲了會女朋友,特地穿了一雙新皮鞋,他一看皮鞋被瀝青粘住了,心急火燎,用力去拔,拔了半天也拔不出來,眼看那熟人和女伢在瞄自己,他使出吃奶的勁拼命地用力一拔,只聽“咚”的一聲,他像袋麥子重重地跶倒在瀝青地上,堤上的熟人和女伢看見他跶倒了,趕緊跑了過來,把毛弟扶起來一看,毛弟的皮鞋一只是拔出來了,可那鞋底還粘在瀝青路上。毛弟搞得蠻尴尬,眼睛都不敢瞄那姑娘伢,只是盯著那掉了底子的皮鞋自我解嘲地說:“嗨!掉了底子,原來是掉了底子!”

      街上那時蠻多看熱鬧的,這一句“掉底子”就流傳開了。

      鉚倒笑

      這個武漢話起源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正好夠一甲子。有一天,在武昌的一個造船廠,一群工人幹了半天活,歇了下來,大家開始瞎扯笑話,其中一個叫大狗師傅的就開了他的黃陂腔:有一個在漢口租界上拉黃包車的,蠻愛面子,當別個問他是做麽事的,他就神氣武揚地說,各位親朋不要笑,我在洋街上當馬跳。別個又問,那你能賺幾多錢咧?他就說,白天能賺七八百,晚上還能掙一吊。別人又問,你掙的錢咧?他就說,我吃得幾好哇!別個說,你長得肉呢?他就說,我跑得幾狠勒!

      大狗師傅的笑話剛一說完,只聽頭上傳來“哈哈哈”的笑聲,接著劈哩叭啦掉下來蠻多鉚釘,把大狗師傅的腦殼打了幾個包,大狗師傅擡頭一看,原來是在船艙上面正在鉚釘子的毛師傅,聽忘了形笑得直抖,結果把手上的一包鉚釘碰倒掉下來了。大狗師傅一邊摸腦殼,一邊急得瞎昂:“毛師傅,你鉚倒了……還在笑,鉚倒……掉……鉚……笑!”

      其他的师傅见了,又是笑,又是昂道:“毛师傅,你直管笑,你直管铆倒掉!反正又打不到你头上!”“鉚倒笑铆倒掉”的笑话就这样传出来了。

      瞎款

      20世紀40年代的一天,一個瞎爹爹提著籃子在街上叫賣:“賣酒麯喲!賣甜酒麯喲!”一個外號叫“肖撮白”的夥計想哄瞎爹爹,便拿了張花花綠綠的紙當法幣遞給瞎爹爹道:“來,這十元的法幣,買十個酒麯。”瞎爹爹摸了摸假錢,也冇吭聲,就從荷包裏掏出十個泥巴坨子遞給“肖撮白”。“肖撮白”一看是泥巴坨子,當時臉就垮下來道:“瞎爹爹,你麽樣把我當個小伢盤?我買的是酒麯,你卻給我泥巴坨子,你這是麽意思撒?!”他這一昂,一哈子來了蠻多看熱鬧的。

      瞎爹爹也不氣也不惱,臉上還是笑嘻嘻地道:“我是給了你假酒麯,可你給我的也不是一張真錢哈!我們一對一,有麽樣不對撒!”

      “肖撮白”見自己的板眼被揭穿了,在衆人面前掉了底子,爲了掩蓋自己的難堪,便撮白說:“這麽樣是假錢撒,這是人家洋銀行才發行的一種新錢,叫瞎款,人家洋人講麽事人道,說是專門給瞎子用的,你摸摸,這上面還有專門供瞎子摸的印子。”

      瞎爹爹還是不急不惱,還是笑嘻嘻地說:“我曉得你這是瞎款,是新發明的瞎款,所以我也才新發明了一種泥巴酒麯,專門賣給那些用瞎款的!”

      他這一說,圍在旁邊看熱鬧的人一哈子都笑開了,紛紛幫瞎爹爹的腔:“對,對,對!你這種瞎款就只能買這種泥巴酒麯!看你下回還用不用瞎款!”

      “肖撮白”聽別人都在笑話他,只好灰溜溜地開了溜。

      這以後,人家只要一見了“肖撮白”,就昂道:“肖撮白——瞎款!”

      久而久之,“瞎款”就成了一句和“胡亂說”“瞎說”同等意思的方言。

      (原載《武漢文史資料》2020年第2期)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