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免费看-中文欧美亚洲欧日韩范冰冰 欧美日韩 亚洲青色

    1. <form id=WEaunPcQm><nobr id=WEaunPcQm></nobr></form>
      <address id=WEaunPcQm><nobr id=WEaunPcQm><nobr id=WEaunPcQm></nobr></nobr></address>

      專題數據庫
        • 武汉地方文獻数据库...
      欄目導航

      舌尖上的武漢之藕圓

      录入时间: 2021-02-05      浏览:34

      舌尖上的武漢之藕圓(音频入口)

      要說藕圓,首先便要說藕。

      武漢自古多湖,可稱蓮藕之鄉。葉調元《漢口竹枝詞》一書中,首次提到了藕圓:“麻雀頭酥鵝頸軟,豆黃餅脆藕圓甜。”由此可見,葉調元當時吃的藕圓是甜的,和現在味鹹並蘸辣醬吃的藕圓,味道是不相同的了。

      我從小愛喝藕湯,也愛吃藕圓。那時的學校門口,常有小販炸藕圓,兩分錢一個,比起現在街頭賣的“袖珍藕圓”要胖得多。藕圓挑子一頭是油鍋,一頭則放辣醬與瓷碟,一群孩子便圍著油鍋邊炸邊吃。

      做藕圓雖然很簡單,但是聰明的武漢人爲此專門發明了一種特制的陶缽。缽的內壁,有一圈圈齒棱,密密排列;將洗淨的藕在齒棱上來回擂擦,便將嫩藕擂成細膩的藕茸。這種專門擂藕的陶缽,叫“擂缽”。

      擂好的藕茸要瀝水,然後加鹽、味精、胡椒、蔥花、姜末拌勻成藕泥,捏成圓坨下油鍋炸黃即可。記得兒時愛藕圓,外祖母曾笑我將來必定是個“實心砣子”,沒得心眼。現在看來,外祖母的話果然言中。

      將那多眼的藕硬捏成“砣子”,可不就是“無心眼”了麽?但我仍然無悔。仍然炸藕圓,蘸辣醬,酒一杯、歌一曲,微醺于街頭,將那街燈看成荷花,然後戲作打油詩曰:“實心砣就實心砣,實實在在過生活,心眼再多有何用,磨成藕泥有擂缽。”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