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免费看-中文欧美亚洲欧日韩范冰冰 欧美日韩 亚洲青色

    1. <form id=WEaunPcQm><nobr id=WEaunPcQm></nobr></form>
      <address id=WEaunPcQm><nobr id=WEaunPcQm><nobr id=WEaunPcQm></nobr></nobr></address>

      專題數據庫
        • 武汉地方文獻数据库...
      欄目導航

      武漢大同醫學校鈎沈

      录入时间: 2021-02-20      浏览:130

      金文兵 王鋼

      武漢近代醫學教育隨著西醫的傳入而逐漸形成。西醫中等學校始于1878年的武昌仁濟護校,西醫高等院校則發端于1902年的大同醫學校。但志書上有關大同醫學校的記錄大多語焉不詳。

      筆者輾轉聯系到上海文物收藏家張偉,得見他所珍藏的1921年版《漢口大同醫學校同學錄》。根據這本同學錄內容,佐以相關實物及文獻史料,筆者初步厘清了這所距今100多年、在武漢地區存世16年頭的大同醫學校的源流、發展,以及該校部分學生的相關情況,填補了地方志上有關這所醫學校的部分史料缺失。

      開創華中高等西醫教學先河

      大同醫學校開創了華中地區西醫高等教學之先河,爲武漢培養了最早的西醫醫學專門人才,促進了武漢近代醫學教育事業的發展。作爲一所教會學校,大同醫學校從醞釀籌辦到建成發展,被深深打上時代的烙印。第二次鴉片戰爭後,在不平等條約的庇護下,西方傳教士可進入中國內地自由傳教。于是,大批傳教士以建學校、辦醫院等名義,深入內地開展傳教活動。西方教會及傳教士開辦醫療機構,其主要目的是以治病施藥爲傳教布道手段,吸引中國百姓信仰基督教,但在客觀上推動了西方醫學在中國的傳播和發展。

      西方近代醫學在武漢的早期傳播,傳教士起到了重要作用。1882年受英國倫敦會派遣,英國傳教醫生紀立生來漢布道施醫,任漢口仁濟醫院(今協和醫院前身)外科醫生,爲武漢地區最早的外科西醫生。1893年主持仁濟醫院,使之規模不斷擴大。西醫傳入武漢之初,醫生均由外國教會派來,社會上對西醫並不信任。爲了擴大基督教的影響,紀立生認爲需要“土生土長的醫學布道者”,因而建議創辦醫科學校,以傳授西醫學,培養中國西醫師。由于辦學人才及條件的欠缺,紀立生的設想一時難以實現。及至1901年,各項辦學條件才籌備就緒,並于19023月正式開學。因此,同學錄中以1901年籌備開辦作爲統計原點、至1917年遷往濟南,將在漢辦學存續時間表述爲“16年”。這與此前武漢史志所載的學校在漢存續15年的“時間表述”略有不同。“16年”一說,更爲妥當。

      這所醫學校,堪稱一部武漢近代高等西醫教學史。作爲一所教會學校,醫校由英國倫敦會承辦,初名漢口倫敦會醫科學校(後名大同醫學校),由紀立生、孟合理主持校務。創辦之初,限于條件,學校附設于漢口仁濟醫院,因陋就簡以一間病房作爲教室,以兩間輔助用房及一條封閉走廊作爲學生宿舍。醫校每年春季招生,要求入學者年齡17-35岁之间,中学文化程度,品行良好,身体健康,并要通过入学考试。考试科目则有国文、数学、地理、历史,应考者也可选择英文、物理、化学、动物学等科目。由于办学目的在于训练传教医务人员,学校最初规定基督教徒方可入学,并需有保证人担保。 “当时国人于西医尚无充分信仰”,最初就读人数不多。但之后放宽入学条件,允许品行良好的非教徒也可就学,以吸引更多人才。


                       大同医学校校舍

      醫校辦學首要條件是要有充足和穩定的經費來源。辦學經費主要來自承辦的倫教會及友人的個人捐贈,其次是學生學費。1902年學校總收入爲銀元683.53銀兩,其中倫敦會提供250兩,麥克阿爾醫生捐贈287.70銀兩,國內外友人共捐贈98.76銀兩。學費因年度和年級不同而迥異。1905年每名學生一年收費50銀元,1910年則爲85銀元。1910年以後,一年級學生全年學費120銀元,每高一个年级则递减10銀元,即二年级 110銀元,三年级100銀元,四、五年级分别为9080銀元。学费中包括书籍费、膳宿费、理发洗衣费,概不退还。

      醫學校成立後,直接將西方醫學教育引入武漢,教學方法的科學性與教育內容的專業化,引領武漢近代西醫教學風氣之先。其一,醫校實施56年的長學制。初辦時規定4年系統教學後,進行2年病房臨床實習;後改爲5年系統教學,經畢業考試合格後在指定醫院實習1年,即可發給畢業文憑。教學上既注重學理講解,又重視臨床實習,“事半功倍,斯爲得之”。其二,課程內容參照英國醫科學校標准,設置較爲完善。計有物理學、化學、解剖學、組織學、生理學、病理學、病理組織學、藥物學、治療學、衛生學、法醫學、中毒學、藥理學、外科學、內科學、産科學、婦科學、小兒科學、耳鼻喉科學等及相關技能培訓。每一學年開課數門,采用中譯教材教學。其三,聘任合格的專業教師,“並延聘歐美碩學分任教授”。曆年任教的中外教師有孔美格(英國人,美國內地會教士)、麥克阿爾(英國傳教醫師)、顔福慶等人,紀立生、孟合理也親自授課。他們各展所學,盡力施教,使莘莘學子受益良多。辦學困難之處在于“醫藥課程譯本甚少,標本儀器又不完備”。

      醫校自創辦以來,就以治學嚴謹而著稱。對于考試,采取“嚴厲主義,如年暑假大考及畢業考取方法,誠爲各校所未有。”由學校“分函直魯豫或粵桂湘各醫院專門醫生,請代擬試題,郵寄本校密封收藏”,考試之日方才啓封,“以除泄漏之弊,啓競爭之心”,考試不及格者不得進入下一年學習。嚴密的考試制度使學生就學壓力很大,每年中途辍學或改習他業者不乏其人。醫校不僅對學生學業有嚴格要求,對學生的品德培養也是極爲重視,要求學生“以愛人以德、實事求是、敦品爲要,求學認真”,懶怠、違犯校規者則予以開除,由此造就的畢業生莫不品學兼優。由于是教會學校,醫校還明文規定學生必須參加早晚禱告,體現出宗教辦學色彩。但實際上在辦學實踐中,醫校的宗教功能趨于淡化,其教育功能則不斷增強。大同醫學校還辦有青年會,會員達數十名。青年會常舉辦演講活動,其“智育部之購置科學書以供人浏覽,體育部之購置遊戲品以備練習,種種設施井然”。

      1904年紀立生、孟合理因另有工作安排,校務交由循道會傳教醫師赫福湘主持。過了兩年,赫福湘因故回國,學校仍由紀立生、孟合理管理。1906年首批畢業生進入仁濟醫院等醫院工作。自此,由外國醫生獨占武漢教會醫院的局面被打破,中國西醫生開始初露頭角。

      據同學錄記載,1907年漢口爆發鼠疫,醫校最先發現疫情,立即上報政府,由于預防及時,使疫情未能擴散開來。鑒于當時武漢西醫學校的缺乏,“中西人士佥謂本校爲華中醫藥事業之中心,關于民族之強弱、地方之衛生、人群之康健者綦钜,若不擴而充之,推而廣之,將來供不應求,實無以對社會”。于是,經紀立生、孟合理提倡,1909年英國循道會與美國浸禮會加入聯合辦學,擴建校舍,“推廣範圍移至後花樓博學舊址”,學校更名漢口大同醫學校。並函請全國各大醫院代招新生,學校設施煥然一新,“大有一日千裏之勢。肄業者濟濟而來,悉心研究,成績卓著”。

      筆者找到一張大同醫學校學員段茂桐的畢業文憑,證書體量不大,內容卻極豐富,可作爲醫校辦學嚴謹的佐證。畢業證由主考葉日德、校長紀立生、校監孟合理于191311月签发,证书右侧以楷体写道:“汉口大同医学校 为奖予学位发给文凭事。今有学员段茂桐,年二十四岁,湖北省武昌县人。在校肄业期满五年,谨按医学科目研究完备,洞悉底蕴,兼在医院临症实地练习,内外诸科均有心得。经本校延请欧美名医,分按学科严加考试,覈计平均分数。该学员应列‘优’等,品格亦颇高尚,按本校定章合行奖予学位,授为医学博士,为此发给文凭,以资信守”,文后还列有学习的20多門學科。證書左側則是對應的英文譯文和英文簽名,體現出濃厚的中西合璧色彩,也符合西方教會醫院在漢入鄉隨俗的特征。

      1915年浸禮會退出,大同醫學校由倫敦會與循道會合辦。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醫校籌款維艱,爲今後的發展,于1917年遷往山東濟南,並入濟南齊魯大學醫學院。紀立生親自帶領12名學生前往,包括紀立生、孟合理在內的4名外籍教授也加入該校,曆時16年的大同醫學校就此停辦。

      陽夏之戰醫校學員救死扶傷

      大同醫學校開創了武漢地區西醫生培養的新模式,使之成爲“華中醫藥事業之中心”,對華中地區早期西醫教育體系的建立貢獻頗多。學員也是訓練有素,屢有建樹。在辛亥革命陽夏之戰中,醫校學生不懼個人生死,在戰地救死扶傷,寫下建校史上光彩的一頁。據同學錄記載:“辛亥武昌起義,革命軍與北軍鏖戰,黃孝夏口一帶傷兵僵臥,到處皆是,呻吟聲令人耳不忍聞,本校全體同學惄然心傷,遂聯絡華中所有本校畢業服務醫院者,組織紅十字會,或赴前線擔負救護,或在後方盡力治療,出入槍林彈雨中,不識畏難爲何事”。


                    大同医学校学生合影

      1912年2月,黎元洪特令嘉獎武漢地區參與辛亥革命有功人士,“每人給獎狀一紙、獎章一面,以示鼓勵,而作紀念。”大同醫學校學生不畏安危,恪盡職守,救治傷員,受到社會各界的贊譽,也得到黎元洪的嘉獎。同學錄就收錄了獎給該校1909年畢業生胡家興(胡仁齋)一枚“武漢紀念章”銀牌的照片,以及一份頒獎證書,頒獎辭爲:“武昌民軍起義時,查有漢口紅十字會胡家興醫士指揮會員救恤傷亡軍士,努力甚勤,合行賞給銀牌一顆,以示獎勵。”這一份辛亥革命酬功授獎的嘉獎,反映出大同醫學校人道博愛的理念及精心育才的成果贏得社會廣泛的認可。辛亥陽夏一役後,“自此聲譽震動,鹹稱本校博愛爲懷、訓練有素焉”。

      辛亥革命武昌起義紀念館也收藏著一份相關文件,即民軍戰時總司令黃興于19111113日簽發的一個劄委:“照得本總司令部所轄野戰病院,業經編制成立,亟應遴選妥員,分充各項職務,以專責成。茲查有陳新猷堪以派充野戰病院院長,合行劄委。”該野戰病醫院最初成立于漢陽。起義民軍退守武昌後,“衛生隊及野戰醫院均利用武昌省城內外附近開設繃帶所”,竭盡全力救治傷兵。陳新猷(陳新民),湖北黃陂人,1909年畢業于大同醫學院,曾任湖北新軍21混成協42標軍醫長。陽夏之戰中出任民軍野戰醫院院長,足見黃興對其人道精神、救護能力及組織才幹的肯定。

      辛亥革命武昌起義的爆發,使中國近代真正意義上的戰地救護從此發轫。以大同醫學校爲代表的民間醫療力量,投身戰地救護取得令人矚目的成績,成爲辛亥首義戰地救護的有力補充。

      38位畢業生中湖北籍占一半

      據地方志記載,1902年大同醫學校首批招生11人,9人修完學業。而同學錄的記載,補正了一些史料細節。例如,“首班入學肄業者,僅十有六人”。在辦學的16年間,入學人數“先後計數十人”,“畢業已達九班”,“成功畢業者計有三十余人”。

      “鑒于各人行蹤摩定”,這本同學錄未收錄1906年至1907年畢業生,僅統計並記錄了1908年至191938位畢業生的基本信息,諸如姓名和字號、年齡、籍貫、畢業年份、供職單位等。更難得的是,這本同學錄中配有一些師生集體照,以及這38人的清晰登記照:畢業生多著長袍馬褂或一襲長衫,或立或坐,個個風華正茂,眉宇間英姿勃發。外籍教師西裝革履,中國教師則中西服飾兼而有之,大家神態莊重,師者風範呼之欲出。


                   大同医学校中外教师合影

      從籍貫上看,這些學員來自湖北、湖南、江西、江蘇、安徽、廣東、福建、河南、山西、陝西等10個省份,其中湖北籍19人,剛好占到一半。

      這些畢業生學有所成後,分至各地教會醫院工作,“近之分布于華中各大商埠城市,遠者應聘于全國各行省,無論自營醫業、負責醫院、供職軍界、服務社會,均能應付裕如。”畢業學員就職的本地醫院有漢口普愛醫院、漢口紅十字會醫院、漢口仁濟醫院、武昌仁濟醫院,本省醫院則有湖北皂市仁濟醫院、襄陽同濟醫院、監利瑞華醫院、大冶普愛醫院等。外省醫院更是不勝枚舉,遠至廣東陸軍醫院、天津法租界馬大夫醫院、西安英華醫院、上海麥家圈仁濟醫院,近至湖南常德廣德醫院、安慶同仁醫院、河南確山醫院等,均成爲大同醫學校畢業生懸壺濟世之所。另有一部分人或“自立行醫”,或在藥房工作,或是擔任軍醫。實際上,作爲仁濟醫院的附屬醫校,畢業生就職該院者居多。

      大同醫學校在漢辦學期間,培養了一批拔尖的西醫專業人才,造就了如雷振漢、魯德馨等造詣深厚的醫學家。湖南衡山人雷振漢(雷舜笙),1911年畢業生,後任湖南教會醫院醫師。1912年任天津倫敦會醫院外科醫師。1913年成爲天津馬大夫紀念醫院第一位華人院長,至1934年病故前,他一直擔任院長職務,對該院開辦護士學校及開展各科醫療和教學工作等貢獻卓著。他與其子雷愛德在馬大夫紀念醫院拍攝了大量醫學相片與電影片,培養了大批醫學攝影人才,是中國彩色攝影及彩色醫學科教立體電影創始人。

      武昌人葉清瑤(葉克誠)畢業于1913年,之後長期擔任武昌仁濟醫院院長,主持院務工作。據史料記載,葉清瑤爲恽代英主辦的利群書社講過生活衛生常識,爲來漢演講“職育”等主題的黃炎培治過病;1931年武漢大水時任武昌臨時防疫委員會常務理事,協助地方政府開展防疫工作。

      湖北應城人吳維章,1913年畢業生,1925年應葉清瑤之聘任武昌仁濟醫院醫師,後升任皂市仁濟醫院院長。1931年他辭去院長一職,在家鄉應城開設維章醫院,經不斷發展業務、擴大規模,使之成爲當時應城唯一的具有一定規模的西醫醫院。1938年日軍侵入湖北,吳維章遷往重慶,最初加入巡回醫療隊爲難民治病,後居于壁山並開辦川漢診所。1946年因病去逝。當時民衆有感良醫仁心,出殡之日,執拂哀送者不絕于途。

      湖北安陸人王瑞亭,1913年畢業生,任大冶普爱医院(1951年更名黃石市人民醫院)院長達40余年,是當時醫療衛生事業發展的中堅。

      同學錄上也記錄著段茂桐1912年畢業後,先後任河南光州新民醫院院長、北京安立甘醫院院長、直隸河間府中華聖公會醫院院長等職。筆者采訪他的孫子段善基,獲知段茂桐從小師從曾祖父學習中醫,長大後大同醫學校就讀,畢業後從事醫生職業達50多年,長期在漢口仁濟醫院(協和醫院前身)工作,解放後也在協和醫院工作過。

      也有部分學員因失聯、病故等原因未列入其中。知名者如魯德馨(1891-1974),字進修,湖北天門人,1916年畢業生,后历任汉口仁济医院医生兼大同医学校助教、中华医学会出版委员会主任委员兼《齐鲁医刊》主编、《齐大心声》编辑等职。作为孟合理的助手,他协助孟合理编订、翻译医学著作30余部,爲西醫學傳入中國出力甚多。1953年調任人民衛生出版社副總編輯,並任中華醫學會委員。1956年將早年參編的《高氏醫學辭彙》重新修訂,改名爲《英中醫學詞彙》,爲統一中國醫學名詞奠定了基礎。

      醫校創辦者紀立生與孟合理

      大同醫學校從創辦到發展,離不開紀立生與孟合理的貢獻。同學錄對兩人辦校之功也是著墨頗多,褒揚不已,上面寫道:“本校創辦于民國前八年,董其事者爲英人紀立生、孟合理兩博士……一切設備概由紀孟兩博士負責,並延聘歐美碩學分任教授……紀孟兩博士抱慈愛本旨,具強毅精神,期日進無疆發達斯校”。

      紀立生(Thomas Gillison 1859-1937),英國蘇格蘭人。畢業于愛丁堡大學醫科。基督教倫敦會傳教醫生。1882年來漢口仁濟醫院工作,首創外科,開展外傷縫合、截肢、膿腫切開引流等手術,治療外科創傷及感染等疾病。1917年,主持大同醫學校並入濟南齊魯醫學院,隨即赴該院任教。1923年返漢繼續擔任仁濟醫院院長。1928,仁濟醫院遷至西滿路(今解放大道),易名協和醫院,紀立生任院长。在他主持下,协和医院成为湖北地区规模最大、医术精湛的西医院。该院除设住院部、门诊部外,還辦有協和醫院附屬博醫衛生技術專門學校和普仁護士學校。1930年退休返回英國,不久重返漢口。1932,漢口中華基督教會封立其爲牧師,派往漢口韓家墩博學中學(今武漢市第四中學)魏氏紀念堂任校牧。夫婦兩人在住宅樓下設一簡易門診部,對外應診。1937622日,紀立生患肺炎病逝,葬于汉口公墓。翻译有《药物详要》《豪慈乳婴及小儿科》《孔氏实地解剖学》《最新化学详要》等。其子纪继生继承父业,1928年任協和醫院外科醫生,1942年任外科主任,1948年出任院長,長期服務于武漢衛生醫療界。

      孟合理(Mcall Percy Lonsdale 1869-1937),也譯爲邁考爾或麥卡爾,蘇格蘭人,1892年獲英國劍橋大學文學學士,又進入愛丁堡醫科大學,獲醫學士與外科博士學位。1898年畢業時,年僅29歲的他來到中國,任仁濟醫院醫師。1902年与紀立生创办大同医学校,任校监兼解剖及病理等学科教授。武昌昙华林湖北中医院(原武昌仁济医院旧址)附近一处老房墙面上,曾砌有一块英文石碑,以纪念Winifred Mcall(溫尼弗雷德·麥卡爾)。石碑所紀念的就是孟合理的夫人。1901918日《泰晤士報》刊載一則消息,證實這兩個年青人在遙遠的中國邂逅並相識相戀,在武漢喜結連理。溫尼弗雷德1872年生于英國一個富裕家庭,1899年來到中國,1901年與孟合理結婚。婚後半年,她染疾去世。去世前3天,孟合理在房間裏立下這塊漢白玉碑,以紀念愛妻。


              大同医学校创办者之一孟合理

      痛失愛妻後,精通漢語的孟合理將大量精力用于培養中國西醫生,並翻譯大量西醫學著作,如《斯氏實驗診斷學》《內科臨症方法》《史氏病理學》《局部麻醉法入門》等,編著了《醫學用語簡易讀本》《護病要術》《骨折新療法概要》《高氏醫學辭彙》等,對于將西方醫學引入中國、西醫名詞中文化起到很大作用。

      (原載《武漢春秋》2020年第4期)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