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免费看-中文欧美亚洲欧日韩范冰冰 欧美日韩 亚洲青色

    1. <form id=WEaunPcQm><nobr id=WEaunPcQm></nobr></form>
      <address id=WEaunPcQm><nobr id=WEaunPcQm><nobr id=WEaunPcQm></nobr></nobr></address>

      專題數據庫
        • 武汉地方文獻数据库...
      欄目導航

      明清時期黃陂木蘭傳說的發展和演變

      录入时间: 2020-12-15      浏览:235

      张 静

      木蘭女扮男裝替父從軍的故事流傳至今已逾千年,留下了徐渭《雌木蘭替父從軍》、京劇、豫劇等衆多的文學藝術經典,同時通過口耳相傳流行于民間,在湖北黃陂、河南虞城、安徽亳州、河北完縣(今順平)、陝西延安等地落地生根,與當地的曆史文化、民俗信仰等相融合,形成地方傳說。

      2008 年,湖北黄陂与河南虞城两地联合申报的木兰传说(Ⅰ -50)被列入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2011 年,陝西延安市寶塔區申報的木蘭傳說進入擴展項目名錄。

      (一)

      黃陂木蘭傳說曆史悠久,遺存豐厚,唐代大詩人杜牧在任黃州刺史期間作《題木蘭廟》,將木蘭與王昭君相提並論,贊揚兩位偉大女性犧牲自我、保家衛國的精神。早期資料中,黃陂有南齊所置的古木蘭縣、木蘭山和木蘭廟,但是對木蘭傳說語焉不詳,現在能找到的明確記載黃陂木蘭傳說的文獻主要是明清時期的,相關資料有:

      明嘉靖三十五年《黃陂縣志》,林東海、李河圖修,俞貢撰。

      清康熙五年《黃陂縣志》,楊庭蘊纂修。

      清同治十年《黃陂縣志》,劉昌緒修,徐瀛纂。

      清道光小說《木蘭從軍》(又名《忠孝勇烈奇女傳》)。

      另有手抄本《木蘭寶傳》、道教經書《木蘭忠烈將軍救世真經》《清微木蘭將軍醮科》,無法確定年代,但根據內容的比對,與上述文獻之間存在緊密聯系。可見黃陂木蘭傳說在明清時期處在逐漸豐富發展的過程中,影響日益擴大,地位不斷提高,與地方的融合日漸緊密。

      曆代縣志編纂者都對木蘭給予了很高的評價,木蘭的地位在明清時期經曆了由民間流傳到官方表彰的過程,不斷提升。在嘉靖志和康熙志中,編纂者在序言中高度評價了木蘭將軍,將其與二程(程頤、程颢)並舉,但從縣志本身來看,其地位無法與二程相提並論,雙鳳亭享受官方祭祀,康熙志中已有專門的“二程志”。當地官員文人歌詠木蘭的詩歌在嘉靖志中未錄,康熙志則收錄了張濤、陳天策等人歌詠木蘭及其遺迹的詩歌數十首。同治志單設“木蘭志”,列于“二程志”後,在序言中說:“木蘭將軍舊志列諸貞女,以冠節孝之首,可謂知所重矣。然于尊崇之意猶覺歉然,今取舊志所載及各文集所列者彙爲一編,以見千古特出,不與尋常等夷雲。”到了同治年間,從官方角度來說,木蘭的地位已和二程相似。

      另外,考察三本縣志中木蘭遺迹也可看出,祭祀木蘭的活動日益受到官方重視。嘉靖志中提到的木蘭遺迹有:木蘭山、木蘭川、大城潭、木蘭寺、木蘭井、將軍凸、木蘭將軍廟、木蘭將軍墓,其中提到木蘭山有“四方鄉民多于此進香”。嘉靖十九年(1540年)巡按禦史史褒書委托主簿江文歡重建木蘭山下的將軍廟(忠烈廟)。康熙志中,遺迹的記錄沒有大的變動。到了同治志中,增加了三處遺迹:裏門奇烈坊、忠孝勇烈坊、承歡祠。裏門奇烈坊,由張濤爲木蘭將軍立,今不存。忠孝勇烈坊,在木蘭山將軍祠前,萬曆三十七年(1609 年)張濤奉敕建置,今存。張濤(1554 1618 年),字振海,号山是,黄陂人,万历十四年进士,曾任辽东巡抚。 承欢祠,在木兰山前祁嗣顶,根据同治志“木兰志”所载《承欢祠记》,由邑人张安庆所写,叙述了乡人感念木兰父母生木兰,为彰显孝道而筹资修建庙宇的过程。同治壬戌年(1862 年)秋,張安慶一幹人等遊木蘭山,知祁嗣頂爲木蘭將軍父祁嗣處,有佛龛,“篆內一橼,供奉將軍”。張慨然,“將軍父祁嗣而生將軍,今將軍香不絕,不聞有壺酒雙蹄爲將軍父母奠者”,請求“爲將軍父母建一祠以慰將軍孝思乎”。在鄉人的支持下,是年十月動工,至臘月告成,“正殿一楹中奉將軍父母像,將軍側坐,兩童侍焉左右。兩廊,一奉從軍七將位,一作馬房,基接古佛殿。”祁嗣頂爲木蘭山三座山峰之一,傳說爲木蘭父母祁嗣生木蘭之地,後來興建廟宇群也命名爲祁嗣頂,20世紀60 年代被拆毀,今爲微波站。

      (二)

      明清時期,木蘭故事也日益豐富生動。嘉靖志中關于木蘭故事的記載有兩處,一是中卷“鄉賢·貞節”有“木蘭”詞條:“木蘭,本縣朱氏女,名木蘭,假男子代父西征。然不著何代人,據古樂府有可汗語,考史惟唐太宗自稱天可汗,疑即此時人也。終身爲未適,見古樂府並杜牧之、劉後村詩。”二是在卷三“藝文”中邑人潘子民的《木蘭將軍》:

      唐時本縣滠源鄉東大活村民朱氏,名隸兵籍,役屬西征,其女朱氏以父老弟幼不能前往,君上之名又不敢違,奮然自誓,脫女妝而著男服,棄織纴而事幹戈,偕衆生往西征剿,勤兵十有二年,百戰百勝,軍中號木蘭將軍,致使賊虜蕩掃,唐室奠安。朱氏之力居多,捷報可汗,策勳紀功,大賜賞勞,問朱氏所欲,對曰:“不用爲尚書郎,但願還故鄉。”

      在張濤萬曆三十七年的奏疏中則說:“有湖廣省黃州府黃陂縣木蘭山,乃真武修煉之所。唐節度史朱異家于其下,其女代父出征,功封木蘭將軍,啓建祠宇于其上,並立真武廟,貌世遠年湮香火頹廢。”距嘉靖志成書不過50 多年,黃陂木蘭傳說又有所發展,出現了木蘭父親的名字“朱異”,爲唐朝節度使,木蘭家在木蘭山下,功封“木蘭將軍”,山上有祠宇紀念。中國曆史上名爲朱異的有兩人,一爲南朝梁大臣朱異(483~549 年),字彥和,吳郡錢塘(今浙江杭州市)人;二爲三國時期吳國將領朱異(? ~257 年),字季文,吳郡吳縣(今江蘇蘇州)人。此二人與張濤所說無法對應,暫時未找到對應的曆史原型。

      从以上三条记载分析,木兰姓朱,黄陂人,女扮男装代父西征的说法是一致的,但是木兰生活的时代、家世、出生地和姓名等信息则有差异。“木兰”词条说明是从古乐府中有“可汗”一词而推断为唐太宗时期,潘子民和张涛则直接说是唐时人;张涛点名木兰父亲为唐节度使朱异,出生于木兰山下,潘子民说木兰出生地“滠源乡东大活村”;“木兰”词条说“名木兰”,但是潘子民说“军中号木兰将军”,张涛说 “功封木兰将军”,可见朱氏女的名字不一定是木兰,更有可能只是名号,后逐渐演变为其名。

      康熙志中關于木蘭的材料明顯增多,在“藝文志”中錄有十多篇詩文遊記,其中邑人王霁的《木蘭將軍傳》提供了黃陂木蘭傳說較爲豐富的信息,開頭明確點明了木蘭的家室:“木蘭將軍,大唐初黃人也,黃西陵治北六十裏許,名山曰木蘭山。喬峻雄麗,勝難悉狀,世傳敦義朱公宅其陽,靈和攸翠,淑媛笃生,因名以紀事,少秉性貞烈。”王霁爲辛醜年(1541 年)沈坤榜進士,見任四川保甯府知府,其文中提到了木蘭墓和祠的相關情況:“今蘭麓遺冢猶存,國初聞盜竊,發風雷衛止,冢旁有祠,鄉人歲秩祀以志不忘予。”且在文末說明所記載的來源:“童蒙時聞諸母訓,敬而信之,自後曆曆考據,頗得其實,景行淑節,特立傳以闡幽雲。”可見當時黃陂當地已經有講述木蘭將軍故事的傳統,在木蘭墓和將軍廟有了固定的祭祀活動,並成爲當地的一個信仰中心。宜興人陳天策的《遊木蘭山記》中也記載:“今古墓俨然,山麓裏人歲操壺酒豚蹄以奠其爲。”

      (三)

      同治志爲木蘭單獨做“木蘭志”,包括序、奏疏、傳記、詩文等資料二十余篇,其中部分在康熙志中可見,也有一些新的資料,其中《木蘭古傳》是迄今黃陂木蘭傳說較早的完整文本,名爲“古傳”,但卻無任何信息證明其古老,作者爲“失名”。開頭詳細交代了木蘭的出生:

      木蘭將軍,黃郡西陵人也,姓朱,父壽甫,母趙氏,無子,禱于建明山。趙氏夢山神抱一女入室,曰:“此將星也,三國末墜諸葛營中,自土宇分裂,三辰失形,久隱此山,今付汝家。黃有四澤,澤氣多女,故不能男。後二十年當顯于世。”遂有娠,如期生女,是爲木蘭。壽甫長男全思殁于軍,少男孺生尚幼。

      中間大段是木蘭成長和從軍的內容,文末交代了木蘭返鄉後的結局:

      木蘭卸戎服,理舊裝,自是承歡膝下,孝敬弗衰,壽九十以疾終于家,冢在木蘭山後,上有一冢,即將軍墓,下一冢乃葬衣冠處,舊有碑碣。

      此文本與當代流傳的傳說相比,主要不同點在于木蘭兄弟的姓名和她在軍中七位屬將的姓名當代不見流傳,但是在木蘭山三元宮所藏《木蘭忠烈將軍救世真經》手抄本中可見,名字完全一致,張安慶的《承歡祠記》中也提到木蘭七位屬將,可見當時的傳說、遺迹和文獻中應該有這七位屬將,這一文本應該較爲古老且曾經廣泛流傳。除此之外,其余情節在當代均有流傳,木蘭父母無子禱于建明山的情節,爲當今木蘭山祁嗣頂的由來;木蘭爲將星投胎下凡,由山神送子,在當代還有異文爲真武祖師送子;木蘭參加的是唐初李靖與突厥的戰鬥;文中提到“下一冢乃葬衣冠處”,當代木蘭墓周邊村民仍然認爲木蘭墓有真假,假的爲衣冠冢,真的在附近的田地裏。《木蘭古傳》的主要情節和衆多細節與當今流傳的木蘭傳說是一致的。

      (節選自《武漢文史資料》2020年第9期)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