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免费看-中文欧美亚洲欧日韩范冰冰 欧美日韩 亚洲青色

    1. <form id=WEaunPcQm><nobr id=WEaunPcQm></nobr></form>
      <address id=WEaunPcQm><nobr id=WEaunPcQm><nobr id=WEaunPcQm></nobr></nobr></address>

      專題數據庫
        • 武汉地方文獻数据库...
      欄目導航

      毛澤東與新中國的衛生防疫事業

      录入时间: 2020-09-15      浏览:176

      李洪河

      新中國的衛生防疫事業是在毛澤東等老一輩革命家的領導下創建和發展起來的。毛澤東對關系人民群衆生命和健康的衛生防疫事業極爲關注,提出和制定了一系列關于衛生防疫事業的重要方針,爲新中國衛生防疫事業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一、及時制定正確的衛生工作方針

      新中國成立前後,人民群衆的衛生狀況十分惡劣,傳染病大肆流行,寄生蟲病分布廣泛,危害嚴重。據時任衛生部部長的李德全在19509月政務院第49次政務會議上的報告指出,這一時期“我國全人口的發病數累計每年約一億四千萬人,死亡率在千分之三十以上,其中半數以上是死于可以預防的傳染病上,如鼠疫、霍亂、麻疹、天花、傷寒、痢疾、斑疹傷寒、回歸熱等危害最大的疾病,而黑熱病、日本住血吸蟲病、瘧疾、麻風、性病等,也大大侵害著人民的健康”。面對舊中國遺留下來的薄弱的衛生工作基礎,1949929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次全體會議通過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第48條提出:“提倡國民體育。推廣衛生醫藥事業,並注意保護母親、嬰兒和兒童的健康。”

      1949年10月,爲了及時總結革命根據地和解放區衛生防疫事業的豐富經驗,中央軍委衛生部在北京召開第一屆全國衛生行政會議,研究新中國成立後政府和軍隊衛生建設的方針和任務等重要事項。會議討論通過了衛生工作總方針,“衛生工作的重點應放在保證生産建設和國防建設方面,要面向農村、工礦,要依靠群衆,要預防爲主”,這就是後來新中國面向工農兵、預防爲主等衛生工作方針的雛形。
      1949
      11月,中央人民政府衛生部成立後,衛生部經過認真研究,認爲新中國衛生事業的首要大事是要制定正確的衛生工作方針,集中力量預防那些嚴重危害人民健康的流行性疾病。爲此,衛生部于19508月召開了第一屆全國衛生會議,毛澤東爲大會題詞:“團結新老中西各部分醫藥衛生人員,組成鞏固的統一戰線,爲開展偉大的人民衛生工作而奮鬥。”衛生部副部長賀誠在總結報告中提出了新中國急需解決的三個問題:第一是衛生工作者的立場問題,即爲人民大衆服務首先是爲工農兵服務的立場;第二是衛生工作的業務方針與工作方法問題,即以預防爲主的方針;第三是衛生工作力量的組織與使用問題,其中特別是新老衛生幹部的團結和中西醫的團結。這三大問題,實際上概括了新中國衛生工作的三條方針,即面向工農兵、預防爲主、團結中西醫。

      1952年12月,第二屆全國衛生會議召開。毛澤東又爲大會題詞:“動員起來,講究衛生,減少疾病,提高健康水平,粉碎敵人的細菌戰爭。”根據毛澤東的號召,這次會議在周恩來的指示下,把“衛生工作與群衆運動相結合”定爲衛生工作方針之一,遂確立了新中國衛生工作的四大方針。

      第三屆全國衛生會議于195312月召開。會議根據黨中央和毛澤東提出的過渡時期總路線的精神,結合衛生工作面向工農兵、預防爲主、團結中西醫、衛生工作與群衆運動相結合的方針落實情況,總結了建國以來衛生工作的成績、經驗和教訓,要求更加努力地培養衛生工作幹部,堅持不懈地把愛國衛生運動和預防流行性疾病的工作開展下去。

      衛生部連續三屆全國衛生會議的召開,以及關于衛生工作的四大方針的提出,爲新中國衛生防疫事業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二、切實指導新中國初期衛生防疫工作

      根據上述衛生工作方針,毛澤東領導全國人民開展了艱巨的疫病防治工作。早在194910月,察哈爾省察北專區肺鼠疫的發生和蔓延已經引起毛澤東的高度重視,爲此他特別指示周恩來召集國務院緊急會議,迅速成立了中央防疫委員會。他還于1028日親自致電斯大林,請求蘇聯政府“空運生菌疫苗四百萬人份,血清十萬人份至北京應用”,並請蘇聯政府考慮派遣防疫隊幫助進行鼠疫防治工作。斯大林接到毛澤東電報後,立即決定派遣醫療隊和支援藥品。在各方的共同努力和蘇聯防疫隊的協助下,察北鼠疫疫情得以控制,114日即無新病例發生。

      察北鼠疫被撲滅後,新中國薄弱的衛生防疫工作狀況得到了黨中央和毛澤東的高度重視。194911月,毛澤東指示衛生部必須大力加強衛生防疫工作的組織和領導。經過大規模的疫情調查和研究,19501月,衛生部首先展開了對結核病的預防工作,自當年起在全國各城市大力推廣卡介菌苗接種工作,所需費用由各級人民政府承擔。同年10月,衛生部頒發《種痘暫行辦法》,規定全國民衆必須普種牛痘。1951411日至23日,中央人民政府衛生部在北京召開全國防疫專業會議,制定了鼠疫、霍亂、天花、白喉、斑疹傷寒、日本住血吸蟲病等19種傳染病的防治方案和“法定傳染病管理條例草案”以及若幹防疫工作具體辦法,這些方案、條例爲此後的衛生防疫工作打下了基礎。

      1951年97日,賀誠給黨中央寫了一份近3000字的工作報告,題爲《二十一個月來全國防疫工作的綜合報告》,提出了“要使防疫工作收到應有的效果,必需各級黨、政領導同志給予適當的重視”的建議。報告上報中央的第三天,毛澤東就作了批示,強調:衛生工作是“一項重大的政治任務”,要“極力發展這項工作”。他還指出“缺乏注意是黨的工作中的一項重大缺點,必須加以改正”,“至少應將衛生工作和救災防災工作同等看待,而不應該輕視衛生工作”。這份文件,是新中國成立後毛澤東對衛生工作親自擬稿批轉的第一個文件,它進一步明確了衛生防疫和醫療工作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推動了我國衛生防疫事業的發展。

      對局部地區的疫病流行問題,毛澤東也很重視。1958年秋,河北省邯鄲專區傷寒疫病普遍流行,痢疾、腸胃炎等疾病時有發生,波及到全區21個縣市、70多個村莊。原因主要是某些幹部只注意生産,忽略了對群衆生活的關心。有些地方食堂工作做得不好,群衆吃不到熱飯,找不到暖和的地方,加上睡眠不足,使社員身體抵抗力下降,疫病蔓延很快。毛澤東看了這個消息後,立即將此件批發給即將在武昌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並批示:“很值得注意,是一個帶全國性的問題,注意工作,忽視生活,必須立即引起全黨各級負責同志,首先是省、地、縣三級的負責同志的注意,方針是:工作生活同時並重。” 

      三、關心新中國的血吸蟲病防治

      在衛生防疫、疾病防治工作中,毛澤東尤其重視新中國的血吸蟲病防治。1953916日,沈鈞儒將無錫血吸蟲病防治所沈瑜撰寫的有關南方血吸蟲病的彙報材料附函寄呈毛澤東。當月27日,毛澤東即致信沈鈞儒:“血吸蟲病危害甚大,必須著重防治。”並將彙報材料轉交當時擔任政務院秘書長的習仲勳負責處理。

      自此以後,毛澤東將血吸蟲病防治作爲一件大事,始終放在心上。1955年,毛澤東親自視察了血吸蟲病疫區。1117日,毛澤東在杭州聽取了衛生部副部長徐運北關于防治血吸蟲病情況的彙報之後指出,血吸蟲病流行範圍廣,一千萬人受害,一億人民受威脅,要認識它的嚴重性。爲此毛澤東發出了“一定要消滅血吸蟲病”的偉大號召,指示衛生部“要把消滅血吸蟲病作爲當前的政治任務”。根據毛澤東的提議,中共中央迅速成立了由中央華東局主要領導、江蘇、浙江、福建、江西、安徽、廣東等省、市委書記以及衛生部、農業部同志參加組成的中央防治血吸蟲病九人領導小組,統一領導南方12個血吸蟲病流行省、市、區的工作。1123日至25日,在上海召開了第一次全國防治血吸蟲病工作會議。1221日,毛澤東在《征詢對農業十七條的意見》中提出:“在七年內,基本上消滅若幹種危害人民和牲畜最嚴重的疾病,例如血吸蟲病、血絲蟲病、鼠疫、腦炎、牛瘟、豬瘟等。”1227日,毛澤東在《中國農村的社會主義高潮》序言中,寫道:“許多危害人民最嚴重的疾病,例如血吸蟲病等等,過去人們認爲沒有辦法對付的,現在也有辦法對付了。”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1956年1月,由毛澤東主持制定了《全國農業發展綱要(草案)》,提出了消滅血吸蟲病、血絲蟲病、鈎蟲病等危害人民最嚴重的疾病和積極防治麻疹、赤痢、傷寒等疾病的任務。227日,毛澤東在最高國務會議上再次號召:“全黨動員,全民動員,消滅血吸蟲病”。毛澤東還非常關心第二次全國防治血吸蟲病工作會議,先後于33日、5日和7日作了三次批示,查詢會議的准備情況和會議的主要任務等。320日至28日,在上海召開了第二次全國防治血吸蟲病工作會議。418日,徐運北在關于第二次全國防治血吸蟲病工作會議給中央的報告中說:“血吸蟲病在我國流傳面廣,危害極深,不僅損害了廣大人民的生命財産,而且嚴重地影響著國家建設的發展和整個民族的前途。要在全國消滅血吸蟲病,必須做到加強黨的領導、充分發動群衆、加強對科學研究的組織和領導、追加防治血吸蟲病的經費等幾個基本問題。”420日,毛澤東將這份報告批轉給時任中共中央秘書長、國務院副總理的鄧小平,並給該報告加了“關于消滅血吸蟲病問題的報告”的題目。

      按照毛澤東的指示,195726日,中共中央批轉了《關于第三次防治血吸蟲病工作會議的報告》和《1957年防治血吸蟲病工作要點》,批示指出:“加強黨對防治血吸蟲病工作的領導,是完成防治任務的基本保證。”420日,國務院發布《關于消滅血吸蟲病的指示》;23日,中共中央發出。《關于保證執行國務院關于消滅血吸蟲病指示的通知》。爲了加強對防治血吸蟲病工作的具體組織,衛生部正式設立了血吸蟲病防治局,與領導小組辦公室合署辦公。有關部門不斷派出醫務人員到疫區調查,對患者進行免費治療。1958621日,毛澤東去杭州路過上海,專門聽取了有關方面關于血吸蟲病防治工作情況彙報,並指出:“這種病對人民群衆的危害很大,一定要從根本上消滅它。如果有1000萬人患了病,就有9000萬人受到威脅,如同我們現在10人一桌吃飯,其中1人得病,其余9人也會受到威脅一樣!”

      1958年627日至73日,全國血吸蟲病治療工作會議在蘇州舉行。會議重點介紹了余江縣消滅血吸蟲病的經驗。該縣是全國血吸蟲病流行最爲嚴重的地區之一。據報道,過去由于血吸蟲病爲害甚烈,以致該縣流行區內“有屋無人住,有田無人種,蒿草遍地,荒塚累累”。早在19513月,毛澤東即派血防人員到余江縣調查,首次確認余江縣爲血吸蟲病流行縣。19534月,他又派醫生駐余江縣馬崗鄉進行防治血吸蟲病的重點實驗研究。1956年,他指示中央血防九人領導小組和國務院衛生部兩次派專家考察組到余江縣考察血防工作。在毛澤東的親自關注下,余江縣人民掀起了一場消滅血吸蟲病的群衆運動,並經多年艱苦奮戰,于1958年全面消滅血吸蟲病,創造了世界血吸蟲病防治史上的奇迹。630日,《人民日報》發表了《第一面紅旗——記江西余江縣根本消滅血吸蟲病的經過》的長篇報道和《反複鬥爭,消滅血吸蟲病》的社論。當時正在杭州視察的毛澤東,于當天晚上閱讀了這篇通訊報道後,特作《送瘟神》詩二首:“綠水青山枉自多,華佗無奈小蟲何!千村薜荔人遺矢,萬戶蕭疏鬼唱歌。坐地日行八萬裏,巡天遙看一千河。牛郎欲問瘟神事,一樣悲歡逐逝波”;“春風楊柳萬千條,六億神州盡舜堯。紅雨隨心翻作浪,青山著意化爲橋。天連五嶺銀鋤落,地動三河鐵臂搖。借問瘟君欲何往,紙船明燭照天燒。”這不僅是對余江縣消滅血吸蟲病的熱情贊頌,也是對黨領導下的人民群衆與血吸蟲病作鬥爭的堅韌不拔精神和取得偉大成就的讴歌。

      四、全力領導新中國的愛國衛生運動

      愛國衛生運動是具有中國特色的一種衛生工作方式。早在革命戰爭時期,毛澤東就曾多次倡導過“開展群衆性的衛生運動”。新中國成立以後,爲了盡快地改善衛生狀況,控制疫病流行,從19502月開始,全國軍民聯合開展了春季防疫運動,取得了很大成績。19523月,由于反細菌戰爭的需要,毛澤東在閱讀了新華社中國人民志願軍總分社報送新華社總社的防疫工作資料後,將其批示給周恩來、聶榮臻等,要求“通令東北軍區、華北軍區、華東軍區及華南軍區仿志願軍辦法組織防疫機構,進行清潔衛生工作”。一場規模宏大的、全民性的愛國衛生運動迅速掀起。當時正在中國調查細菌戰的國際科學委員會對此有著很高的評價:“今天在中國正在進行著一個偉大的運動,在促進個人和社會衛生。這個運動是受五萬萬人民全心全意的支持的,這樣規模的衛生運動是人類有史以來從未有過的。”

      抗美援朝戰爭結束後,愛國衛生運動也進入了新的曆史時期。這一時期的愛國衛生運動以改善農村衛生狀況、保護勞動力爲主要任務,以除四害、講衛生爲主要內容。毛澤東把滅除四害作爲衛生防疫工作中的一項重要任務,並極爲關注。195512月,毛澤東在爲中央起草的通知中,給愛國衛生運動和衛生工作提出了除四害和消滅疾病的任務,即基本上消滅老鼠(及其他害獸)、麻雀(及其他害鳥)、蒼蠅、蚊子。19561月,又把除四害、努力消滅危害人民最嚴重的疾病列入《19561967年全國農業發展綱要(草案)》,具體規定了在一切可能的地方,基本上消滅老鼠等四害。1012日,毛澤東在修改《1956年到1967年全國農業發展綱要(草案的修改稿)》時寫道:“除四害的根本精神,是清潔衛生,人人振奮,移風易俗,改造國家。”在1013日的最高國務會議的講話中,毛澤東再次指出:“除四害是一個大的清潔衛生運動,是一個破除迷信的運動。……如果動員全體人民來搞,搞出一點成績來,我看人們的心理狀態是會變的,我們中華民族的精神就會爲之一振。我們要使我們這個民族振作起來。”英國學者迪克·威爾遜對此評論說,這體現了毛澤東“改變中國人的體質的雄心”。

      中共中央和毛澤東的一系列指示和論述,引導著全國愛國衛生運動向講究衛生、除病滅害的方向深入發展。廣大群衆充分顯示出聰明才智,創造出不少好的工具和辦法。四川郫縣群衆用野生植物“打破碗花花”滅蠅,效果很好,受到毛澤東的贊揚。特別是19581月上旬,毛澤東還前往杭州,親自檢查了該市小營巷的衛生狀況。1958212日,中共中央、國務院聯合發布了《關于除“四害”講衛生的指示》,要求開展一場全國性的滅除四害的群衆運動,掀起了愛國衛生運動的高潮。截至195811月上旬的不完全統計,全國已消滅老鼠188千余萬只,消滅麻雀196千余萬只,以及大量的蚊蠅、蛆蛹和孑孓,同時清除垃圾295億吨,积肥611億吨,疏通沟渠长达165萬公裏,新建和改建廁所8500余萬個。這場群衆性的愛國衛生運動使環境衛生得到很大的改善,從而更有利于人民群衆預防各種疾病,使人民群衆少受疾病的侵擾。

      據不完全統計,僅從195712月至19583月間,關于除四害、講衛生問題,毛澤東親自起草的文件、寫的信件和作的批示有10余件。

      值得一提的是,毛澤東也非常注意吸收除四害運動中的不同意見和建議。對除四害的過程中是否應該消滅麻雀,科學界有不同意見,並在報紙、刊物上進行了熱烈的討論。毛澤東仔細閱讀了這些材料。19603月,他在《中央關于衛生工作的指示》中改變了消滅麻雀的決定,提出“麻雀不要打了,代之以臭蟲,口號是‘除掉老鼠、臭蟲、蒼繩、蚊子”。接著,324日毛澤東在天津會議上重申了這個改變,並風趣地說:這兩年麻雀遭殃,現在我提議給麻雀恢複“黨籍”。由此可見,毛澤東在衛生防疫工作中不但關心除四害講衛生,而且在實踐中顯示了尊重科學的精神。

      五、高度重視農村醫療衛生事業

      基于中國實際,毛澤東特別強調要注意農村醫療衛生工作。新中國成立後,廣大農村缺醫少藥的狀況十分嚴重,疾病的預防和治療面臨諸多困難,農民看病難、買藥難的問題十分突出。新中國衛生工作的四大方針確立後,黨中央、毛澤東遂就加強農村衛生工作作出了一系列指示。1952128日《政務院關于加強老根據地工作的指示》提出了具體措施:“衛生機關應協同有關部門在老根據地以大力開展衛生防疫運動,宣傳衛生保育知識,設立衛生站與醫院,派遣醫療隊巡回治療,開辦衛生醫療人員訓練班,新法接生訓練班,幫助中醫學習,設立中藥鋪。並注意供應海鹽、海帶等以避免粗脖子、柳拐子等病症,保護群衆健康。”這與毛澤東“工農兵面前的問題,……第一步需要還不是‘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的精神相吻合,使廣大農村的醫療衛生、疾病防治、愛國衛生運動等工作走上了健康發展道路。

      毛澤東對農村醫療衛生機構的建設和農村醫務人員的培養十分重視,多次強調城市醫療衛生機關“大量的人力物力應該放在群衆最需要解決的問題上去”。1965120日,衛生部黨組向毛澤東提交了關于組織城市高級醫務人員下農村和爲農村培養醫生問題的報告:(一)組織高級醫務人員分期分批到農村開展巡回醫療,培訓基層衛生人員;(二)辦好醫學院、醫專和中級衛生學校,縮短學制增加招生邊學習邊實踐;(三)繼續加強農村不脫産衛生人員的訓練工作。毛澤東看到這份報告後即于21日批示“同意照辦”。626日,毛澤東在與醫務人員的談話中指示:“把醫療衛生工作的重點放到農村去。”814日,中共中央發文要求各地認真糾正嚴重脫離群衆的現象,重視農村醫療衛生工作。黨中央和毛澤東的號召,立即得到全國的積極響應。在各級黨委領導下,全國各地的城市醫療機關都抽調了大批醫務人員到農村巡回醫療,爲農民送醫送藥,深受農民群衆的歡迎。

      毛澤東還非常支持廣大農村創辦合作醫療制度,稱贊這一制度是農民群衆自己組織起來同疾病作鬥爭的創舉。當時,一些地方農民群衆實行交納保健費的辦法,組織了各種農村保健站、聯合診所等。到1956年,全國農業生産合作社舉辦的保健站已有1萬余個、聯合婦幼保健站600多個,以及各式各樣的群衆聯合診所51000余所。人民公社化以後,先後有十幾個省、區的部分縣、社開始辦起了合作醫療。195911月,毛澤東對這種適合我國國情的農村醫療保健制度給予了充分肯定。196022日,中共中央批轉衛生部黨組《關于全國衛生工作山西稷山縣現場會議的報告》,肯定了農村合作醫療制度及其成效。19671月,湖北省長陽縣樂園公社在其所屬6個生産大隊普遍實行農村合作醫療。1968年,毛澤東批示推廣長陽縣樂園公社的合作醫療經驗。125日,《人民日報》登載了樂園公社開辦合作醫療的報道並加編者按,同時登載北京郊區貧下中農、基層幹部、醫務人員討論農村合作醫療制度的座談紀要。此後,這一具有鮮明中國特色的農村合作醫療制度迅速推廣開來,爲解決廣大農民看病難、就醫難的問題起了積極的作用,農村群衆的健康狀況因此有了很大好轉。

      新中國成立後,毛澤東從人民群衆的生命和健康出發,對于人民衛生防疫事業的發展給予了高度重視和切實指導,有力地推動了新中國衛生防疫事業的進步和人民健康水平的提高,爲新中國的社會進步事業作出了重要貢獻。

      (原載《黨的文獻》2011年第2期,作者系河南師範大學政治與管理科學學院教授)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